当前位置:上海有你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社会《跨次元新星》国内首档虚拟偶像综艺 经费燃烧与五毛特效的比拼
《跨次元新星》国内首档虚拟偶像综艺 经费燃烧与五毛特效的比拼
2022-09-19

在真人综艺频频登上热搜的时代,国内的虚拟偶像们也开始进军综艺市场。

前不久,由爱奇艺推出的虚拟偶像选秀节目《跨次元新星》在爱奇艺平台独播上线。这档节目集结了来自乐华娱乐、丝芭传媒、黑金娱乐、齐鼓文化等众多公司的虚拟偶像,通过多轮残酷赛制的激烈角逐选出2020年“地表最强跨次元新星”。

据悉,《跨次元新星》是国内首档虚拟偶像选秀节目。国内虚拟偶像市场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公司投入到这一领域,也诞生了各式各样的虚拟偶像,究竟谁家的艺人能更胜一筹,国内虚拟偶像的发展现状又是如何,《跨次元新星》或许能给我们一个答案。

1、“二次元+选秀”,国综的一次创新

《跨次元新星》是一档将二次元虚拟偶像与三次元导师、观众连接在一起的节目,因此称为“跨次元”。

节目的主要受众是基数庞大的二次元爱好者,所以在很多细节上也很二次元,如拥有选人权力的Angelababy(杨颖)、小鬼(王琳凯)和虞书欣的职务不是“导师”,而是“扩列师”。扩列是“扩充好友列表”的意思,在二次元爱好者中就是很流行的说法。

目前节目登场的参赛选手有二十多个虚拟偶像,这里面既有刚刚出道的新人,如由齐鼓文化推出,隶属于电子国风女团SING的扇宝;也有已经有不少作品傍身的前辈,如隶属丝芭传媒旗下,动画《无限少女48》中的主角VIV女团。

扇宝

VIV女团

选秀的首轮比赛是在“次元博物馆”中举行,由22位青铜斗士展示自身才艺,竞争3位扩列师的9个“次元合约”名额。

担任“次元博物馆馆长”的是腾格尔老师,作为曾经和花泽香菜合唱过《恋爱循环》的老二次元,腾格尔老师在节目中的表现也是毫无违和感,铁汉卖萌,最为致命。

在首轮比赛中,各虚拟偶像纷纷登台展示才艺,从可爱、古风、卖萌,到冷酷、火辣、帅气,风格百花齐放,绝活儿应接不暇。

首轮比赛之后,剩余选手还将发起夺位赛,之后3位导师还有机会与资历更老的虚拟偶像“黄金斗士”签约,率领战队参加公演。

作为国内首档虚拟偶像综艺,《跨次元新星》在舞台效果上也花费了不少心思,动作捕捉、实时渲染、AR(增强现实)......呈现出来的部分效果还是非常惊艳的。

但是,虚拟偶像毕竟是一个比较新潮的概念,技术上也不是很完善,因此选手现场拉胯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如穿模、掉线、建模僵硬,甚至是工作人员误碰电源等等。

这些拉胯现象有些可能观众猜得到,就是节目制作组的剧本设计,故意用各种“意外”来制造节目效果,甚至还有“官方吐槽”,但也有些真的是技术原因。

毕竟,虚拟偶像技术还不是很成熟,单个虚拟偶像登台的时候还好,当多个角色同时登台,观众就会回忆起打游戏时被“土豆服务器”支配的恐惧。

2、国内虚拟偶像综艺的一次试水

《跨次元新星》作为国内首档虚拟偶像选秀节目,它的出现是对国内虚拟偶像的一次热度曝光,也是虚拟偶像综艺的一次试水。

从节目的播出效果来看,《跨次元新星》的热度位居爱奇艺综艺热搜榜第四名,稍逊于同期的《哈哈哈哈哈——很高兴遇到你》等真人综艺,说明国内虚拟偶像市场无论从技术上还是市场上,都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

通常来说,真人综艺的嘉宾、选手往往都是自带流量的艺人,而《跨次元新星》的参赛选手绝大部分都是知名度较低的虚拟偶像,甚至大部分都是新出道的,没有粉丝基础,因此在热度和话题度上不及同期真人综艺。

另一方面,虚拟偶像表演的舞台风格和真人也大不相同,虽然虚拟偶像在某些音节、动作上能够做到人类无法达到的程度,但是也有一些歌曲更需要用真人的“真情实感”去表演。

例如扩列师杨颖对某位虚拟选手的点评就是:“如果是这种歌曲的话,其实用真人的在那里唱歌,可能会更有感情,更有魅力。”

此外,一些参赛选手粗糙的建模,也在节目播出后不久就劝退了一批观众。

其实观众就能很容易的分辨出哪些是节目想要重点推荐的角色,哪些则是随便做的炮灰角色。实话说,这些炮灰角色的建模水平就像“我一个学了三年动画的朋友”。

在豆瓣的评论区,观众对于《跨次元新星》的差评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节目前几期都是几位扩列师和虚拟偶像在隔空互动,没有现场观众,全靠扩列师暖场,“越暖越尬”;二是大部分参赛选手都没有角色背景基础,观众对角色不了解,导致角色也没有了真实感。

对于第一个问题,其实节目接下来几期就已经得到了解决。

当选秀进行到公演阶段后,节目录制场地就会换到容纳了现场观众的舞台,还会有时代少年团作为“充电Boss”加入,互动效果非常不错;

对于第二个问题,即虚拟偶像的人设和真实感,则可能是一切虚拟偶像都要面临的难题。具体到综艺节目来说,虽然真人综艺也是按剧本演,也会有后期刻意的剪辑,但真人毕竟会有自己的性格,这些性格呈现出来就是综艺节目的看点。

而虚拟偶像毕竟是假的,不管有没有背景故事,他们几乎都在追求某种固定的人设,可爱、高冷、傲娇、腹黑......很少有观众会真的把他们当做“真人”,所以“真实感”成了虚拟偶像的一个短板。

3、结语

也许在批评者看来,《跨次元新星》只是一场“程序员的比拼”,但是在从业者眼中,每一位虚拟偶像的登场,都是一个团队智慧和心血的结晶。

在《跨次元新星》的比赛间隙,制作组多次穿插了节目后台——“虚拟人物服务中心”的工作画面。前台是扩列师和选手们在选秀,后台是这些工程师在紧张地处理各种bug。

当导演采访其中一位工程师的时候,这位工程师说,看到虚拟人登上舞台,就像看到自己的女儿一样,她坚信,虚拟偶像这个行业一定会更好。

从技术角度讲,做虚拟人实时选秀比做电影更难,在世界范围内也是非常少见的尝试,所以虽然节目的录制出现各种技术问题,但只有不断地试错,才能为行业的发展积累经验。

也许扩列师杨颖的那番总结,最适合拿来评价这个节目。

她说:“我觉得我们现在做二次元的节目,有一点像刚刚开始有人做电影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很新,每一个产业链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