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有你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真的是因为宝玉说自己像杨贵妃才生气的?
红楼梦中薛宝钗真的是因为宝玉说自己像杨贵妃才生气的?
2022-09-19

薛宝钗是曹雪芹著长篇章回体小说《红楼梦》中的女主角之一接下来趣历史小编为您讲解

《红楼梦》之众多金钗中,薛宝钗当是其中最理性稳重的一位,她的成熟是其他金钗所不及的,故而清人涂瀛在《红楼梦论赞》之“薛宝钗赞”中称:宝钗静慎安详,从容大雅,望之如春。以凤姐之黠、黛玉之慧、湘云之豪迈、袭人之柔奸,皆在所容,其所蓄未可量也。

纵观宝姐一生,能容得下黛玉的讥侃,亦能以螃蟹宴对湘云雪中送炭,更能暗中替邢岫烟赎回冬衣,无怪乎今人多言:娶妻当娶薛宝钗!

谭凤嬛绘“宝钗扑蝶”

可纵然理性如宝姐,亦曾有过情绪上的波动,而且还是勃然大怒,那便是第30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龄官画蔷痴及局外”,彼时众人在贾母处相聚,贾宝玉对宝钗开了个玩笑,直接引发了宝钗的勃然大怒,且看原文:

宝玉又道:“姐姐怎么不看戏去?”宝钗道:“我怕热,看了两出,热得很。要走,客又不散。我少不得推身上不好,就来了。”宝玉听说,自己由不得脸上没意思,只得又搭讪笑道:“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宝钗听说,不由的大怒,待要怎样,又不好怎样。回思了一回,脸红起来,便冷笑了两声,说道:“我倒像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第30回

细品此段文字,宝玉、宝钗先聊听戏一事,宝钗情绪尚且正常,可见并非有“从前恩怨”;宝钗仅仅是被贾宝玉的那句“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所激怒,那么贾宝玉的这句话究竟如何得罪宝钗了呢?

细按宝钗动怒,与“体丰怯热”无关,乃有感于“杨妃”二字,因为这触碰到了薛宝钗一向的伤疤——进宫待选失败!

薛姨妈一家当年进京都,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送宝钗进宫待选,这一点书中写得很明确:

还有一女比薛蟠小两岁,乳名宝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体贴母怀,她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近因今上崇诗尚礼,征采才能,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选妃嫔外,凡世宦名家之女皆报名达部,以备选择;为宫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第4回

熟读《红楼梦》的读者都清楚,宝钗的待选是红楼一大谜,因为除了第4回说了这么一嘴,之后再也没有提起过,但读者可以从各处细节明显感觉出来:宝钗当年进宫待选应该是失败了,究其证据主要有两处:

其一,《红楼梦》第7回“送宫花周瑞叹英莲”,薛姨妈送给贾家姊妹众人十二支宫花,而这宫花很有可能是薛宝钗待选失败得到的“鼓励奖”:

薛姨妈乃道:“这是宫里头作的新鲜样法,堆纱花十二支。昨儿我想起来,白放着可惜旧了,何不给他们姊妹带去。昨儿要送去,偏又忘了,你今儿来得巧,就带了去罢。你家三位姑娘,每人两支;下剩六支,送林姑娘两支,那四支给了凤哥儿罢。”——第7回

诚如郭丹曦所撰之文《“宝钗待选”解谜》(载《红楼梦学刊》)中对宫花来处的详细分析:

清史有载,未经入选的秀女撂牌子后可获赏赐,赐花便是成例。比如《惕庵年谱》提到“冬吾母送胞姊回京应选,弟妹皆从”,“春间接京信,知四妹撂牌,蒙上赐大红江绸二卷,又皇后赏翠花两对”,惕庵因作诗,有“宫花插帽认君先”之句。由此看来,《红楼梦》第七回的宫花极有可能是宝钗落选后的“安慰奖”。

此处“撂牌”便是落选之意,撂牌后仍可得到一些奖励,宫花便是其中的典型物件,可见宝钗当年亦被撂牌,未能选中,得到宫花十二支。

薛姨妈将十二支宫花全部送给贾家姊妹,并称“宝丫头从不爱花儿粉儿”,细细论来,宝钗不爱花儿粉儿是真,看着这些宫花刺眼亦是真——以宝钗“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志向,想必对此次落选耿耿于怀。

其二,《红楼梦》第28回“薛宝钗羞笼红麝串”,薛宝钗因元妃赐礼,自己和宝玉的分量一样,似有撮合金玉良缘之意,感觉心中不自在,其中有这么一段描写:

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日见了元春所赐的东西,独她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第28回

宝钗此处描写乃是心理旁白,可见定是实话。薛姨妈曾公开在荣国府内部宣传金玉良缘的舆论,这本身就是对落选最大的肯定——如果宝钗还未参选,或者中选有望,薛姨妈安敢跟皇家作对,一边参选,一边给女儿找后路?

元妃更是宫里人,她如何能不知道这个规矩,若是宝钗入了选,元妃也根本不敢通过赐礼的方式表示支持金玉良缘。

这个思路疏理下来,便能解释上述贾宝玉的玩笑,为何会引起薛宝钗情绪上如此大的波动,正如《“宝钗待选”解谜》中总结的那般:

杨玉环“一朝选在君王侧”,宠冠六宫,成为传奇,令多少盼望“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女子羡慕不已。杨妃富态而受宠,宝钗同样“肌肤丰泽”,却无缘伴驾。我们当然不能臆断宝钗的落选就是因为“体丰”,毕竟后面还有一句“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也有可能是受“呆霸王”哥哥的带累,抑或家世不够显赫无缘宫闱,但我们至少可以推断:未能入宫令宝钗十分恼恨。

对于薛宝钗而言,薛家自从薛父去世后,家中各处生意每况愈下,哥哥薛蟠每日斗鸡走狗,不学无术,家中伙计看薛蟠无能,纷纷暗中算计起来,薛家生意日渐凋零,如果宝钗能成功进入宫中,走到“杨贵妃”的高度,便足以挽救薛家的颓势,可这样的希望最终还是破灭了。

贾宝玉有口无心,所言皆是顺嘴而出,没有顾及到宝钗的内心,可宝钗一家寄居贾府,已是不体面了,眼下听见贾宝玉这番“嘲讽”如何能不动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