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有你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晴雯去世之后,王夫人做了什么事情?
红楼梦中晴雯去世之后,王夫人做了什么事情?
2022-09-19

王夫人是中文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主要人物之一,说到这个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

王夫人素日吃斋念佛,看似是个好好先生,实则不然,身为管家妇的她,身上自有雷霆之风,一旦有人触碰到了她的逆鳞,就会遭受到无止境的灾祸,晴雯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红楼梦》第74回,大观园内出现绣春囊,王夫人便怀疑园中有一批狐狸精,担心会带坏自己的儿子贾宝玉,于是悍然发动了“抄检大观园”行动。

期间由于王善保家的在旁进谏谗言,王夫人误以为晴雯就是怡红院中最大的祸害,便将其召来怒骂一顿,并于第77回正式将晴雯撵出了怡红院,可叹晴雯正生着病,多日未沾水米,愣是被一堆人抬出怡红院,还被王夫人严令留下所有衣裳,不准带走:

晴雯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恹恹弱息,如今现从炕上拉了下来,蓬头垢面,两个女人才架起来去了。王夫人吩咐:“只许把她贴身的衣服撂出去,馀好衣服留下给好丫头们穿。”——第77回

一向慈善的王夫人,展现出了冷酷无情的一面,仅从她硬要留下晴雯所有衣裳这个行为,就不难看出她对这只“狐狸精”的厌恶有多深。

如果仅仅是为了儿子贾宝玉,王夫人清除晴雯,亦称得上情理之中,毕竟母爱有时也是盲目的,难保不犯错。可王夫人撵走晴雯就算了,还连撒了两个谎言,彻底堵住了晴雯的活路。

先是第78回,王夫人向贾母汇报怡红院的情况,期间就提到了晴雯,她假称晴雯得了女儿痨,不得不搬离大观园,且看原文所记:

王夫人见贾母喜欢,便趁便回道:“宝玉屋里有个晴雯,那个丫头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间,病不离身。我常见她比别人分外淘气,也懒;前日又病倒了十几天,叫大夫瞧,说是‘女儿痨’。所以我就赶着叫她下去了。若养好了,也不用叫她进来,就赏他家配人去也罢了。”——第78回

王夫人的这一招很是阴险,为何?

因为晴雯本是贾母的丫环,盖因贾母相中晴雯容貌、口齿、针线活远非其他丫环可比,故将晴雯送去服侍贾宝玉,所以王夫人先斩后奏,撵走晴雯后,不得不先给贾母通通气。

可无耻的是,王夫人强行给晴雯安上了一个“女儿痨”的病症。这也是王夫人心机的体现,因为女儿痨具有传染性,即便贾母舍不得晴雯,也断然不会留下她——毕竟亲孙子贾宝玉的健康才是第一位的,晴雯留在怡红院,万一传染了贾宝玉怎么办?

也就是说,王夫人空口白牙,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把晴雯在贾母这里的生路给断掉了。

直到这里,笔者仍能对王夫人予以一定的理解,这种人情世故的谎言,任谁都撒过几次。可笔者难以宽恕的是王夫人的第二个谎言——她以女儿痨为名,在晴雯死后,硬是将晴雯送去城外化人场给烧了。

谁知她(晴雯)哥嫂见她一咽气,便回了进去,希图早些得几两银子发送例银。王夫人得知,便命赏了十两烧埋银子,又命“即刻送到外头焚化了罢!女儿痨死的,断不可留。”她哥嫂听了这话,一面得银,一面就雇了人来入殓,抬往城外化人场去化了。——第78回

有一句话说得好:冤枉你的人,比谁都清楚你的冤枉!

晴雯业已病逝,俗话称“人死为大”,可即便晴雯去世,王夫人也没有放过她,她还是以女儿痨为名,要求其哥嫂将晴雯送去城外烧掉,这个做法俨然超越了正常人性的范畴。

从王夫人的这个做法,就能读出她骨子里对晴雯的仇恨,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因此笔者窃以为,王夫人是《红楼梦》中性格最复杂的一个人物,她身上的善恶呈现出严重的两极分化,一旦恶的念头占了上风,就会滋生出无穷的祸患。

譬如王夫人一向吃斋念佛,读者便误以为其必定是温和品性,实则不然,出身权宦王家的王夫人,她身上的戾气是很重的,这一点书中有很多隐晦的细节:

第28回,王夫人等人讨论林黛玉的用药,期间贾宝玉侃侃而谈“金刚丸”、“菩萨散”,王夫人觉得儿子满嘴跑火车,便骂道:扯你娘的臊,又欠你老子捶你了。(第28回)

第40回“金鸳鸯三宣牙牌令”,正值刘姥姥进大观园,贾母在宴席上建议玩行酒令,薛姨妈、王夫人知识文化修养都不高,必然玩不好这个游戏,可现场两人表现出来的态度很值得细思:

薛姨妈等笑道:“老太太自然有好酒令,我们如何会呢?安心要我们醉了,我们多吃两杯就是了。”贾母笑道:“姨太太今儿也过谦起来,想是厌我老了。”薛姨妈笑道:“不是,只怕行不上来,到是笑话了。”王夫人忙笑道:“便说不上来,就便多吃一杯酒,醉了睡觉去,还有谁笑话咱们不成?”——第40回

薛姨妈性情恬淡,面对自己的弱项,唯唯后退,不怎么想参加,而王夫人却很放得开,拿得住气氛,俨然不是拘束之人,仅一情节,立刻将素日那个只知道拨弄佛珠的王夫人塑造得立体化了。

再有第70回,贾政即将外出归家,贾宝玉便匆忙补习功课,以应付贾政的审核,王夫人闻得这个消息后,对贾宝玉的学习态度也有所保留:

王夫人便说:“临阵磨枪也中用?有这会子着急的,天天写写念念,有多少完不了的?这一赶,又赶出病来才罢。”——第70回

细品王夫人此语,亦激起笔者少时父母教诲之回忆。王夫人绝对不是薛姨妈、贾母那样单纯的慈母,她性情中有严厉的成分。

且看第33回“不肖种种大承笞挞”,在贾宝玉被贾政打得不省人事的情况下,王夫人在一旁求情,亦不忘理性分析:老爷应当管教儿子,也要看夫妻分上。也就是说,王夫人思想上是完全认同贾政对宝玉的教训。

由此观之,王夫人对宝贝儿子尚且如此之严,更何况对府中丫环?王夫人的善恶是非观太过极端,导致一旦认定晴雯是“狐狸精”,便下死手,乃至在晴雯死后,命其哥嫂烧掉晴雯肉身,这种极端的做法着实不可取,亦是王夫人值得一谤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