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有你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元春会支持金玉良缘是因为什么?
红楼梦中元春会支持金玉良缘是因为什么?
2022-09-19

贾宝玉的婚事是《红楼梦》里的一条主要情节线索。下面就一起来看看趣历史小编带来的文章。

元春省亲过后不久,让宫里的夏太监送来端午节节礼,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贾宝玉和薛宝钗的节礼一模一样,林黛玉和贾家三春,只有扇子和数串珠子。

元春赏赐宝玉和宝钗同样的礼物,在红学界向来被认为是元春借节礼赐婚金玉良缘。

《红楼梦》里多次提到:“咱们家的男男女女都是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元春是贵妃娘娘,是贾家最富贵的人,她对宝玉婚姻,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那么,元春选择宝钗,而pass掉黛玉,原因是什么?

很多人解读元春赐婚的行为,认为是元春听信了母亲王夫人的教唆,支撑金玉良缘,但笔者认为,仅凭王夫人的一面之词,元春不会如此莽撞,就选择支撑金玉良缘。

首先,贾母和王夫人,都是她最亲近的人。

对于宝玉的婚事,贾母支撑林黛玉,而王夫人支撑薛宝钗,金玉良缘和木石前盟的竞争双方,主导人一个人元春的奶奶,一个是母亲。

虽然在一般家庭,母亲比奶奶更亲近些,但在元春这里并不会有厚此薄彼的比较。

原文写道:“当日这贾妃(元春)未入宫之时,自幼亦系贾母教养。”也就是说,元春从小,就是跟随奶奶贾母长大的,虽然王夫人是生育之恩,但贾母亦有养育之情。如果仅从亲疏上论,元春不会草率地赐婚薛宝钗。

其次,元春既然能够选进宫,不是等闲之辈。

元春能够晋升为贵妃,固然有贾家人的努力,和各方面利益的掣肘,但元春的素质不会太差。在宫里混了这么多年,如果没有一点独立思考的能力,怕是早就被其他人秒成渣了。

那么,既然元春不会偏听偏信,而她进宫之后,黛玉才进荣国府,她俩几乎没有啥交集,为何元春会放弃林黛玉,选择薛宝钗呢?

其实,对于多年在复杂人际圈里的人来说,看一个人,不必需要多长的时间,常人不易察觉的细节,早就把你看透了。

元春对黛玉的坏印象,在短暂的省亲时,早就开始了,只不过黛玉根本没察觉。

黛玉看不起元春:一首诗写出了元春原形

元春省亲,从戌时初开始,到丑时三刻结束,前后不过几个时辰,和黛玉根本没有近距离接触,但她却迅速地否定了黛玉的为人。

她是从哪判断黛玉的呢——黛玉写的一首诗!

元春省亲,游览过专门为她建造的大观园后,便安排节目,让宝玉和后宅几个姊妹“各赋五言诗一首,使我当面试过……”

林黛玉赋诗《世外仙缘》,薛宝钗赋诗《凝晖钟瑞》,元春看过后点评:“终是薛、林二妹之作与众不同,非愚姊妹可同列者。

元春此话,表面上是称赞了黛玉,好像老师点评学生,宝钗和黛玉都不错,并列第一,但这只是谦辞,看过黛玉的诗,你是元春,你也不喜欢黛玉。

我们细细研读黛玉作的这首《世外仙缘》:

“香融金谷酒,花媚玉堂人。何幸邀恩宠,宫车过往频。”

元春省亲让做诗,基本都是称颂元春,称颂皇恩浩荡的颂扬诗,但黛玉这首诗写了啥?

“香融金谷酒,花媚玉堂人”,金谷在历史上实有其事,别名“金谷园”,是西晋大富豪石崇建造的园林,里面豢养了很多美貌女子,供他片时之欢。

黛玉在称颂元春的省亲宴上,写什么“金谷园”,不是在说元春不过皇帝的一个宠物吗?

讽刺一次还不够,接下来又说什么“花媚玉堂人”,谁是“花”,自然是元春,花在干啥?在“媚玉堂人”,是在以貌邀宠。

这还不算,下句更直白,“何幸邀恩宠,宫车过往频”,直接说出来,你元春有什么了不起的,以貌邀宠,你是什么正经女子?以美色邀恩宠,才获得宫车频繁来往娘家,有什么好拽的?

黛玉写此诗,其实说了实话,但在这样的场合当面怼贵妃,她能对你有好感才怪。黛玉本想拍拍元春的马屁,却不小心拍到了马蹄子上,所以说,人人都以为拍马屁很容易,但其实经常说实话的人,偶尔拍次马屁,经常会翻了车。

元春为林黛玉定了位:尤物

在元春点评后,曹翁罕见地写了黛玉的心理活动:“原来林黛玉安心今夜大展奇才,将众人压倒。不想贾妃只命一匾一咏,倒不好违谕多作……”

黛玉在元春省亲时,内心是希望“大展奇才,将众人压倒”。

一向以竹自诩的黛玉,平时淡泊名利,目下无尘,为什么那夜会这样争强好胜,她压倒众人,最想压倒的是谁呢——薛宝钗。

薛家刚进荣国府,就用“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项圈,强势和宝玉刻有“莫失莫忘,仙寿恒昌”的通灵宝玉配对,大肆宣扬金玉良缘,和林黛玉强抢宝二奶奶的宝座。

但彼时,贾母身体还硬朗,在朝中有强劲的人脉关系,而王夫人正是人生鼎盛时期,又是荣国府现任的后宅当家人,两方力量可以说势均力敌,不相上下,

在这种情况下,元春如果站队哪边,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因此,黛玉才出下策,“展奇才,压倒宝钗”,给元春留个好印象。

但让人非常奇怪的是,脂砚斋在此处却旁批了一句让人震惊的话:“这却何必,然尤物方如此。

其实,脂砚斋的评语,恰恰是点出了元春看过黛玉的诗后,对黛玉的评价——尤物。

顶级大家闺秀,书香门第林家的独女,被称为“尤物”,如同被称为玩意儿,脂砚斋为何出言不逊,如此贬低黛玉?

恰恰是因为黛玉的“压倒众人”之心。

明清时代对女子的要求是“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从李纨父亲对李纨的教导中,可以明显感受出来。

而执意出风头的女子,被认为不安分的人,是以色事人的玩意儿,优伶、唱曲儿的,等都属此类。

黛玉这压倒众人之心,其实是给自己挖了个坑,准备让元春给她埋点土的节奏。

果然,元春在看过宝玉为怡红院题写的匾额“红香绿玉”后,让改成了“怡红快绿”。

所谓“怡红快绿”,翻译成现代文就是,玩弄红,使绿快乐,而“红”,指的正是绛珠草,“绛”即红得发紫,绿玉即是宝玉。

在宝玉的“红香绿玉”中,“红香”和“绿玉”是比翼齐飞,平等欣赏的关系,而在“怡红快绿”中,却是将黛玉定位为宝玉的玩物,即尤物。

所以说,黛玉虽然没有跟元春接触过,但短短的一首诗,就让黛玉把贾家的这个大BOSS,得罪了个干净,她不选择宝钗,才怪。

所以说,黛玉什么都好,也有自己的毛病,太目下无尘,也不是好事,今人应引以为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