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有你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与元春等姊妹们相比,林黛玉母亲贾敏到底有多优越?
红楼梦中与元春等姊妹们相比,林黛玉母亲贾敏到底有多优越?
2022-11-07

贾敏是贾代善与史太君四个女儿里最小的女儿,也是林黛玉之母。接下来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相关的文章

贾家的女孩中,老一辈的有林黛玉的母亲贾敏,少一辈的有贾家四春: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加上荣国府收养的黛玉,以及常住的史湘云和薛宝钗等,在外人看来,都是货真价实的贵族千金小姐。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真正的贵族王夫人眼中,元春这辈的女孩,过的日子竟然是“甚可怜了……如今这几个姊妹,不过比别人家的丫头略强些罢了。”

见过荣国府风光的王夫人,眼中真正的千金小姐是啥样?“只说如今你林妹妹的母亲,未出阁时,是何等的娇生惯养,是何等的金尊玉贵,那才像个千金小姐的体统!”

贾敏当时做姑娘时是怎样的情形,书中没有直接描写,如今也不得而知。

不过王夫人说“如今这几个姊妹……通共每人只有两三个丫头像个人样,余者总有四五个小丫头子,竟是庙里的小鬼”。

作为王家的姑娘,王夫人不识字,却比较务实,她只从丫头数量、质量上,以及金尊玉贵和娇生惯养等这些物质上比较,迎春等姊妹和贾敏的差距。

但笔者认为,贾敏比元春等姊妹们强的地方,物质上还在其次,贾敏拥有的一样东西,才是她出类拔萃,一眼望去就是千金小姐的根本。而这样东西,也是元春等姊妹们纷纷进入薄命司的根本原因。这样神秘的东西是什么?笔者认为就藏在她们的名字里。

艳字“春”入名:从书香门第,沦落为以美事人。

冷子兴在演说荣国府时,对贾雨村介绍贾家的姑娘,元春、迎春、探春、惜春。

对此,熟知贵族规矩的雨村提出质疑:“(贵族之家)女儿之名,亦皆从男子之名命字,不似别家,另外用这些‘春’、‘红’、‘香’‘玉’等艳字的。何得贾府亦落此俗套?”

“春”、“红”、“香”、“玉”都是艳字,是很俗套的,但贾家的女孩,元春、迎春、探春、惜春,都有“春”字,林黛玉的名字里有“玉”,黛玉的化身林红玉,既有“红”,又有“玉”,在宝玉讲的老鼠精的故事里,黛玉又被称为“香芋”,带了“香”字。

为啥贾家的女孩,无论是贾家自己的姑娘,还是收养的女孩黛玉,名字里都是艳字?

冷子兴解释说,是因为“大小姐是正月初一所生,故名元春;余者方从了‘春’字”。

冷子兴这种解释,实际是不靠谱的,贾家四春都带“春”字,还可以勉强解释,那黛玉为何也带了“玉”呢?

其实,贾家为女孩起艳字做名字的传统,只是从元春这辈才开始,上辈的姑娘,冷子兴说“上一辈的,却也是从弟兄而来的。现有对证:目今你贵东家林公之夫人,荣府中赦、政二公之胞妹,在家时名唤贾敏。”

贾敏的名字是从家里男子取名的,而元春等姊妹是用的艳字,这才是贾敏是真正千金小姐,而元春等姊妹,却跟别人丫头差不多的真正原因。

从弟兄起名的:才能做嫡妻,其他的要作小老婆。

从弟兄起名有什么讲究,用艳字又怎样?其实这里差别是很大的。

从男子起名,说明这家的小姐可以和男子平起平坐,那才是可以门当户对,可以做嫡妻的,而用艳字的,代表身份上根本就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了。

正如电视剧《那年花好月更圆》里风尘出身的千红小姐,以及杜丽娘等,都是艳字入名,她们虽也锦衣玉食,但却根本不是什么千金,而是以美事人的角色,即便嫁人,也不可能堂堂正正做嫡妻。

除了贾敏,荣国府的王熙凤,原文说她“自幼假充男儿教养的,学名叫王熙凤”,王熙凤的名字,其实也是从男儿之名,所以她嫁给贾琏做了嫡妻,甚至还扮演了压过贾琏一头的河东狮的角色,她娘家的根基,确实让她有这个资格。

其实,黛玉在林家时,也是被当作男子教养的,原文说:“(林如海)夫妻无子,故爱女如珍。且又见她聪明清秀,便也欲使她读书,识得几个字,不过假充养子之意……”

也就是说,林黛玉如果从林家出嫁,也是可以做嫡妻的,但她被接到荣国府,连元春等自家的女孩,还要用艳字,何况黛玉?

因此,黛玉到荣国府后,她的化身的名字都是什么香菱、林红玉、妙玉……个个都是艳字入名。

作小老婆的女孩:都有一个不堪的娘家根基,荣国府也是。

为什么贾家上一辈的女孩,就是金尊玉贵的千金小姐,到元春这一辈,就要用艳字入名?

其实冷子兴在演说荣国府时,早已说得很清楚了,不过很多人没有在意:“如今这荣国两门也都消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

啥意思呢?就是说贾家荣国府、宁国府已经到末世,难以为继了,贾家为啥消疏呢?“如今生齿日繁,事物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益;起日用排场又不能将就省俭……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样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一句话,贾家的男子不读书不上进,只知道享受富贵,导致家境走到难以为继的地步。

子孙不上进,那就败下去好了,贾家不甘心,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出卖家里的女孩。

正如鸳鸯的嫂子要将她许配给半老头子贾赦,叫鸳鸯来有“有好话儿”。

鸳鸯大骂她嫂子道:“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怪道成日家羡慕人家女儿做了小老婆,一家子都仗着她横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小老婆了。看的眼热,也把我送在火坑里去……”

鸳鸯虽是骂她嫂子,实际更是在骂荣国府这些子孙、媳妇。

“宋徽宗的鹰”,宋徽宗是宋朝的败家皇帝,也是著名的靖康之耻的主角,他因自己玩物丧志,被金人掳走,他的女儿、姊妹,原本都是公主,却在劫难中沦为金人的玩物。

赵子昂的马,赵子昂是南宋末代皇孙,但元朝灭了宋朝后,他以擅长画马而名震元朝,成了元朝的高官。

实际无论是宋徽宗的鹰,还是赵子昂的马,都是他们自己无能败家,又要攀附富贵的资本,那就是让家里的女孩,以美事人,做别人的小老婆。

所以你看曹翁用笔到如何细心的程度:一个名字里,写满贾家女孩,及黛玉的悲惨下场:做了权贵的小老婆,为贾家赢得富贵,这才是她们纷纷入了薄命司的真正原因,屈辱又悲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