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有你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与秦可卿姐妹相称,王熙凤为何会欣赏她?
红楼梦中与秦可卿姐妹相称,王熙凤为何会欣赏她?
2022-11-19

读红楼,很多人对王熙凤印象深刻。“遥望历史的河流,感受历史的沧桑,下面和趣历史小编一起走进了解。

《红楼梦》之王熙凤者,世之精明人也,这就注定,能入阿凤之目者,必鲜矣。

纵观横览红楼一书,王熙凤能看得上的金钗无非这几位:林黛玉、薛宝钗、贾探春、秦可卿。这四位金钗中,若论私交,阿凤与可卿交往最为密切,几以姐妹相称。

第七回“送宫花周瑞叹英莲”,王熙凤收到周瑞家的送来的宫花之后,第一反应便是:叫彩明来,吩咐她送到那边府里,给小蓉大奶奶带去;

其后秦可卿病重,看望最勤的亦是王熙凤,秦可卿病逝当夜,视荣宁两府男丁为无物,专门托梦给凤姐,叮嘱要为贾家提前铺垫后路,足见两人惺惺相惜,关系非同一般。

为何王熙凤、秦可卿两人关系会这般亲密呢?尤其是秦可卿身上有明显的人品败坏问题——秦可卿与自家公公贾珍行“爬灰”之举,实在有损纲常伦理,而且原著白纸黑字告知读者:秦可卿的丑事,王熙凤完全知晓。

第七回“探肄业宝玉会秦钟”,王熙凤、贾宝玉叔嫂两人前去宁国府做客,恰好撞见了焦大醉骂,言语间便提到了“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这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作者曹雪芹别出心裁地安排了凤、宝叔嫂两人的轿内对话:

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便都听不见。宝玉在车上见这般醉闹,倒也有趣,因问凤姐儿道:“姐姐,你听他‘爬灰的爬灰’,什么是‘爬灰’?”凤姐听了,连忙立眉嗔目,断喝道:“少胡说!那是醉汉嘴里混唚。你是什么样的人,不说不听见,还倒细问?等我回去回了太太,仔细捶你不捶你!”唬得宝玉连忙央告。——第7回

以王熙凤之毒辣眼光,自然能洞察“爬灰”二字暗指贾珍、秦可卿。事实上,贾珍、秦可卿的事,几乎阖府皆知,更传到的街边巷尾,故有柳湘莲评价宁国府:你们东府里,只有门口那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只怕连猫儿狗儿也不干净。

由此可以断言,王熙凤必然知晓秦可卿的失节,既然如此,一向黑白分明的王熙凤,为何还愿意与秦可卿密切交往?

王熙凤对秦可卿的人品,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方式来看待,看似不符阿凤性格,实则恰恰是对王熙凤人物塑造的深化。

细细论来,不止王熙凤,她的丈夫贾琏也是同样的心性。贾琏在明知尤二姐曾失身于贾珍、贾蓉的前提下,居然不计前嫌,照样将其偷偷娶回,养在花枝巷中,并将自己全部家当交给尤二姐,俨然是将尤二姐当作王熙凤病死后的接班人了。

贾琏为何能接纳尤二姐,原著中曾给一段解释:

尤二姐如今虽已改过,但已经失了脚,凭她有什么好处,也不算了。贾琏又说:“谁人无错?必改就好。”故不提以往之事,只取现今之善,便如胶授漆,似水如鱼,一心一计,誓同生死。——第65回

贾琏表现出空前的宽宏大量,尽管知道尤二姐的过去,但他认为知错就改,善莫大焉,竟真的不计较尤二姐的过去,只着眼于尤二姐现今的贤惠温柔,过着夫妻恩爱的日子。

奇了怪了,王熙凤、贾琏夫妇身上为何会出现相同的价值倾向:王熙凤不在意秦可卿的失节,与其情同姐妹;贾琏也不在乎尤二姐的过往,两人举案齐眉,相濡以沫。为何这对夫妇身上会有相同的特质?

笔者窃以为,琏、凤夫妇的这种价值倾向,并非是因为他们具有超时代的思想开放程度,很大程度上源自他们的工作经历、生活经验、世俗阅历,换言之就是: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贾琏、王熙凤夫妇俩皆是荣国府的管家人,从柴米油盐到人情世故,他们在世俗生活中摸爬滚打,早已看惯了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更接触到了权、色方面的灰色地带,这是每一个“贾琏”、“王熙凤”这样的管理者所不能避免的——身为管事人,你得面对生活、人性方面的复杂。

而这种灰色地带,在宁荣两府普遍存在。贾珍跟儿媳秦可卿、小姨子尤二姐、尤三姐皆有过不正当关系;

贾琏一边跟下人之妻多姑娘、鲍二家的厮混,一边又跟父亲的侍妾不清不楚,还偷娶了尤二姐,将其安置在府外;

贾宝玉的小厮茗烟,都敢趁着宁国府唱戏之机,随便拉着一个丫环就躲进书房云雨一番;薛蟠在贾家学堂里大展龙阳之好,用几两银子,将金荣、香怜、玉爱等少年纳为自己的娈童......

荣宁两府的风气,用灯红酒绿、乌烟瘴气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秦可卿的弟弟秦钟,刚来贾府时,还是个“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的腼腆少年,在荣国府念了几天学堂,就学着薛蟠搞龙阳之好,跟香怜私下交际,甚至于连尼姑智能儿也不放过!

这些仅仅是曹雪芹明确写出的冰山一角,实际的混乱恐怕出乎我们读者的想象,而王熙凤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中,她又是管家,要处理方方面面的事,她必然频繁接触到这些灰色地带,久而久之,她只能以一颗平常心来看待这些事。

但要注意的是,王熙凤的这颗平常心,只针对外人——别人家怎么混乱,我管不了!可一旦火烧到了自家门口,她必然要采取措施,比如贾瑞贪恋她的美色,凤姐便“毒设相思局”,对其进行惩治;贾琏偷娶尤二姐,又纳了秋桐为妾,王熙凤便要出手维护自己的“主权”,除此之外的其他,阿凤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便是她的态度。